当前位置: 首页 > >

实现稳增长、控通胀与调结构的动态*衡

发布时间:

实现稳增长、控通胀与调结构的动态*衡 作者:张晓晶 *肽昃迷龀 基本符合政策调控预期 经济增长方面:今年*肽曜芴逶龀*稳,基本符合政策调控预期。其中,第一季 度经济增速 9.7%,第二季度 9.5%,*肽晡 9.6%。尽管经济增速有所趋缓,但以过去 30 年 潜在增长率在 9.5%左右来衡量(根据模型估算) ,当前的增速较为合理。并且,目前经济回 调很大程度上是政策主动调控的结果,外部冲击(如发达经济体复苏疲弱,欧债危机蔓延等) 绝非主因。 通货膨胀方面:*肽辏锛壅欠 5.4%;从各月看,进入 3 月份以来,物价涨幅 均超过 5%,其中 6 月份更是达到 6.4%。通胀形势十分严峻。因此控通胀仍是当前宏观调控的 首要任务。 结构调整方面:仅就三大需求而言,经济增长更加*衡,需求结构有所改善。2011 *肽辏选⑼蹲视氤隹诙 GDP 增长率的贡献分别是 47.5%、53.2%和-0.7%;而 2010 年上 半年,这三项指标的贡献分别是 37%、54%和 9%。二者相比,消费贡献增加了 10 个百分点左 右, 而出口贡献则减少了 10 个百分点左右。 这符合扩大内需特别是扩大居民消费的结构调整 目标。不过,考虑到当前政策关注点主要还是物价与增长(即“胀”和“滞”两方面) ,因此 对结构调控问题重视度可能还不够。 下半年经济增长 不会出现“滞”的问题 关于经济增长形势。在紧缩政策的累积影响下,下半年经济增长将处于逐步放缓态 势,但全年增长将在 9%~10%,处于合理范围。现在要回答会不会有“滞”的问题出现。我 们认为,*期经济增长不会回落到 8%以下,不会出现“滞” 。主要理由有三: 一是当前经济增长有较大的可控性。 在受到国际金融危机严重冲击的 2008 年和 2009 年,中国经济仍保持了 9%以上的增长率, “十一五”期间年均经济增长更是达到 11.2%,最* 增速有所回落,属于主动调控,因此增长有较大的可控性和回旋余地。二是今年为“十二五” 开局年, 地方投资热情高, 民间投资也不弱。 数据表明, 今年*肽甑胤酵蹲实脑鏊偈 28.1%, 速度较快;民间投资的增长速度是 33.8%,大幅高于全国固定资产*均增速,这显示出市场 内在活力很强。三是从一个较长期的视角看,中国工业化、城镇化的潜力都还非常巨大。当 然也有人担心,继续紧缩会出现危机期间特别是 2009 年*肽甑木置妗2009 年第一、第二 季度中国 GDP 增幅跌落到 6.6%、7.5%,均低于 8%,并且出现了 2000 万农民工返乡,失业问 题非常严峻。我们认为,当时的情况是百年一遇的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带来的恐慌所造成的, 实体经济出现了“超调” 。现在再出现这种局面的概率很低。这主要是因为尽管当前国际形势 变化仍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基本属于可预期的变化,比如欧债危机的蔓延。而且,即便是 2009 年的“超调” (政策当局与实体经济均反应过度) ,持续的时间也很短,因此今天没有这 个担心的必要。 关于通货膨胀形势。下半年,通胀形势会有所缓和,但全年压力仍较大。通胀压力 缓和的原因有:从供给面分析,粮食供应充裕,工业制成品仍然处于供大于求状态,食品与 居住价格上涨态势有所减弱,大宗商品弱势震荡,这些都有利于控制通胀。从需求面分析, 随着紧缩政策的持续,发达经济体复苏疲弱,总需求有所回落,这有减弱通胀压力的效果。

从技术面分析,下半年翘尾因素影响要比*肽甑秃芏啵虼耍谄渌蛩夭槐涞那榭鱿拢 下半年的通胀压力会减小。 不过,下半年仍有一些不确定性因素,使得我们对通胀问题仍不能放松警惕。这主 要是基于:首先,尽管食品价格上涨仍是通货膨胀的主因,但当前的非食品价格也处在上升 的通道。2011 年 6 月,食品价格涨幅为 14.4%,非食品价格上涨 3%。而非食品价格涨幅在危 机前经济高涨时期仅在 1%~2%。这意味着结构性物价上涨在向全面通胀转化。其次,美国可 能于 8 月初提高债务上限,迫使美联储进一步购买美国国债,并继续维持超低利率,全球流 动性仍保持充裕。第三,美国宽松政策的刺激下,全球流动性泛滥以及美元可能进一步走低, 使得大宗商品价格亦可能走高。因此,未来通胀风险仍在。 当前宏观调控存在多个困境 宏观形势的复杂性,特别是不同经济目标(控通胀、稳增长与调结构)之间可能存 在冲突,形成了当前宏观调控政策的困境。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稳增长与控通胀之间的 冲突,控通胀与调结构之间的冲突,以及紧缩政策与金融风险之间的冲突。 稳增长与控通胀之间的冲突。根据经典的菲利普斯曲线原理,产出正缺口扩大,就 业增加,一定会带来通胀率的上升;相反,如果要压通胀,就要以产出缺口缩小甚至为负, 以及失业率上升为代价。也就是说,稳增长与控通胀之间是有冲突的。比如,现在政府提出 要考虑政策紧缩滞后效应以及其他因素的叠加效应,就是担心增长出问题,这使得压通胀面 临“投鼠忌器”的尴尬:不能因为控制“胀” ,而导致出现了“滞” 。 控通胀与调结构之间的冲突。 调结构要求要素价格调整。 过去 30 年要素价格是压低 的,因此,要素价格改革和调整实际上很多时候就是价格的调高,这会带来通胀压力。比如, 工资调整、资源能源价格调整都会带来类似的问题。考虑到通胀压力过大,要素价格调整可 能会放缓。也就说,有利于结构调整的相对价格变化,也可能因为短期宏观稳定问题暂时搁 置。另外,我们也看到,前一段时间因为日本地震、国内电荒以及紧缩政策受到抑制的重工 业增长,现在又缓过劲儿来了。6 月份轻重工业增速均有所加快,其中重工业增长更加明显 (6 月份同比增长 15.6%, 月份为 13.5%)重工业增长的这种反弹是对整体经济增长的支撑, 5 。 但也要注意,重工业一般是高能耗高污染的行业,其增速反弹不太符合结构调整的方向。* 期九部委全面叫停电解铝项目,就体现出调结构的努力。 紧缩政策与金融风险之间的冲突。经济过热会加大泡沫风险。因此,理论上讲,紧 缩政策会挤掉一部分泡沫,从而释放一定的风险。不过,挤泡沫是一个非常高难度的动作, 弄不好会刺破泡沫,反而加大金融风险。当前中国就面临这一困境。首先,紧缩政策可能会 提高房地产及其相关部门的风险。紧缩政策,一方面是压缩总需求,另一方面也是针对房地 产等资产市场,希望房价有所调整。与房地产业相关的,有银行,也有地方政府。房地产调 控会加大银行在房地产信贷方面的风险暴露。对地方政府而言,房地产调控会抑制土地出让 量以及土地出让价格。数据显示,今年*肽辏 130 个城市土地出让收入总额为 7524 亿元,同比下跌 5.5%。土地出让收入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出现下跌的 5 个城市全部为一线城 市或者发达的二线城市, 同比降幅最大的为北京, 48.32%, 降 降幅最小的为上海, 21.97%; 降 而上涨的 5 个城市均为相对欠发达的二线城市。这将使得地方融资*台风险加大,即地方政 府的还债能力受到削弱,因为房地产调控使得土地出让收入少了一大块。其次,货币紧缩特 别是提高利率会加大债务负担。利率上升,使得负债成本增加。无论是地方融资*台风险还 是一般的国企贷款风险都在增加。第三,紧缩导致经济下滑从而加剧债务风险。现在讨论较 多的是地方债务,以及国家主权债务风险。实际上,中国的负债水*并不很高。考虑到中国

现在有可以动用的资源,包括土地资源、国有企业,以及税收和公用设施项目稳定的收入流, 应该能够应对。但问题在于,这些均要依赖于中国经济有一个*稳较快的增长。如果增长下 滑过多,债务风险就会加剧,特别是债务占 GDP 比重会进一步上升。这是紧缩的另一个风险。 未来一段时间应 继续坚持控通胀的紧缩政策 鉴于当前较为复杂的形势以及宏观调控面临的困境,我们认为,未来政策取向应着 重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总需求管理非常必要,从紧的货币政策不能动摇。尽管稳增长、控通胀与调 结构三者相互纠结、较难取舍,但仍应该有一个顺序。我们认为这个顺序是控通胀放在第一 位,其次是调结构,最后是稳增长。因此政策紧缩应继续坚持,这有利于控制通胀预期。现 在国内市场上有悲观情绪,认为可能出现滞胀,呼吁放松货币政策,这恐怕是南辕北辙。因 为一个忽紧忽松的政策只会丧失货币政策的公信力,让市场对控制通胀失去信心,从而重蹈 美国上世纪 70 年代的覆辙。一个稳定的、一致性的货币政策,有利于锚定百姓的通胀预期, 避免滞胀。 其次,把握好紧缩力度,关注主权债务风险。现在国际上探讨主权债务风险,特别 是担心中国主权债务风险以及唱衰中国的声音不小。 这种担心主要基于坏账周期和债务周期。 所谓坏账周期,就是经历了大规模的信贷扩张,特别是在缺乏审慎监管情况下的信贷膨胀, 如果面临经济减速,就会导致坏账浮现,所谓“水落石出” 。关于债务周期,国际上的相关研 究认为,危机后一国的公共债务在 3 年内会增加 86%。如果坏账周期与债务周期叠加,会加 大主权债务风险。因此,我们要审慎对待。从而,在紧缩政策上要把握好力度。这既是出于 对经济增长下滑的顾虑,同时也是出于对主权债务风险增加的考量。 第三,对于要素成本上升要因势利导, “容忍”相对价格的调整。中长期看,这既有 利于结构调整,也有利于控制通胀。随着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快速*骼嘁爻杀境鱿稚 升趋势,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过程。由此形成的通胀压力不应过度压制,否则将使要素价格发 生扭曲,难以发挥价格信号引导资源配置的作用,达不到结构调整的预期效果。因此,要从 根本上抑制物价上涨,需要正确处理好抑通胀与保增长、调结构的关系,对于有效体现资源 稀缺程度的要素成本上升只能因势利导, 充分依靠和发挥市场竞争机制作用, 对企业的产品、 市场、管理等创新形成“倒逼机制” 。唯有如此,才能通过提高经济效率来改善供给,逐步化 解成本上升的压力。而且,从中长期看,让企业面临真实的成本压力,恰恰会抑制过度的投 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外延扩张,这有助于从根本上缓解通胀压力。 第四,仅有货币政策与需求管理是不够的,还要在供给政策上做文章。一方面,要 稳住粮价及相关食品价格;另一方面,面对国内企业利润水*的下滑,要有意识地减轻企业 负担,防止多重因素交叠(这包括劳动力成本提高、资源能源价格上涨、人民币升值、信贷 紧缩以及税负较重等)导致微观企业活力减弱和劳动生产率的下滑。在这方面,供给主义学 派强调结构性减税、放松管制以刺激微观主体的活力值得我们借鉴。一是结构性减税。尽管 我国宏观税负与世界上多数国家相比并不算高,特别是与发达经济体相比还要低不少。但值 得注意的是,由于发达经济体承担了很多的社会保障责任,而当前中国的宏观税负还未能承 担很多的社会保障责任,从这个角度,中国的宏观税负有所偏高。因此,可以通过结构性减 税,激发微观主体的活力。二是放松管制。打破垄断,促进公*竞争,放松行业管制与准入 政策,可以给予微观主体以正向激励,提高供给效率。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责任编辑 赵雪芳)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