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差异的影响因素

发布时间:

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差异的影响因素
付金存 李豫新 李芳芳 2011-12-8 14:12:45 来源:《中国统计》2011 年第 6 期

改革开放以来,新疆的经济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1978-2009 年间,新疆 GDP 总量由 39.07 亿元增加至 4494.25 亿元,增长超过 115 倍;人均 GDP 由 313 元增加至 19942 元,增长超过 63 倍。然而,在新疆宏观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新疆的区域经济并没有得到协 调发展,新疆内部各地区、尤其是南北疆之间区域经济发展差距不断拉大。以 2009 年数据为例,北疆地区以全疆 46%的人口承载 66% 的全疆 GDP 比重 94%的外贸进出口总额,其中以乌鲁木齐市、昌吉州为主体的“乌昌一体化”地区以 17.5%的人口承载了 34.01%的全 疆 GDP 和 51%的全疆投资外贸进出口总额。相比较,以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和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为主成的南疆三地州,占全疆 人口比重的 30%,但 GDP 比重和外贸进出口总额比重分别只有 9%和 3%。

新疆区域经济差距的存在,一方面使得资金、人口、技术等资源不断由南疆欠发达区域向北疆发达区域转移和集中,使得南疆区 域经济发展的基础越来越脆弱,进一步加剧新疆区域经济发展的失衡;另一方面,在新疆这样一个政治、经济和文化都较为特殊的敏 感地区,区域经济差异的存在和扩大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同时也是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直接关系到新疆的民族团结、社 会稳定乃至国家安全。因此,对新疆区域经济差异的影响因素进行深入、系统研究,为新疆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提供启示与借鉴,是 关系到新疆经济发展、社会和谐与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问题,具有特殊的经济、社会和政治意义。

一、相关理论简述

关于中国区域经济差异的成因,国内学者从不同的研究视角出发,得出了相应的研究结论。从制度角度出发,赵理想以新古典经 济增长模型为基础,分别以政府部门投入、私人部门投入和外资投入作为经济体制、产权制度和对外开放程度的代表度变量,通过构 建中国省际面板数据模型,对中国区域经济差异问题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经济体制、产权制度、对外开放程度是这种中国区域经济 差异产生的重要原因。从产业结构的视角出发,刘超、夏晓华则以中国 15 个副省级城市作为分析对象,就产业结构差异对经济影响进 行了实证分析,研究结果表明,产业结构是影响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内生变量,并与区域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相互协调、相互影响的关 联性。从人力资本的角度出发,汤华然运用教育基尼系数测算了我国 31 个省份 1998-2008 年的人力资本基尼系数,并利用各年度截面 数据对其与人均 GDP 的关系进行实证检验,结果表明,地区间人力资本不*等性的差距是区域经济差距的重要原因。从资本视角出发, 郭金龙、王宏伟认为不论从短期来看,还是从长期来看,资本流动都是经影响区域经济差距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随着改革开放的不 断深入,许多学者又对 FDI 与中国区域经济差异的关系进行了研究。何兴强,王利霞检验了中国 FDI 区位分布的空间效应,研究发现, 中国三大地带间 FDI 区位分布的空间聚集效应部分解释了我国东、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差异。

从相关研究可以看出,中国区域经济差异影响因素的研究取得颇为丰硕的成果,但也存在不足之处;首先,现有研究大多是基于

省际宏观数据的分析,缺乏对某一省域内部区域经济发展差异的关注。区域间经济的非均衡增在本质上是由于不同地区在生产效率、 竞争力方面差异的综合体现,只有从从较小的空间范围内进行分析,才能更准确的把握区域经济差异的本质;其次,现有研究均注重 某一单一因素的分析,缺乏对地区非均衡增长综合和全面的考察。基于此,本文将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为研究对象,通过构建面板数 据模型,对新疆南北疆区域经济差异的影响因素进行全面、综合的分析。

二、变量选取及数据来源

区域经济差异作为一种客观存在的经济现象,其产生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区位条件、资源禀赋、经济政策等都会对地区经济发 展产生一定的影响。从历史继承角度来看,区域经济差异产生的原因可以分为两类:先天的经济发展基础和后天经济增长要素的获得 状况。从这个角度出发,本区域经济差异的影响因素分为可分为基期影响因素和经济增长因素。但由于包括区位因素和文化与民族因 素在内的基期因素难以量化,而经济增长因素,如资本、制度、产业结构,经济开放程度等大多可以通过一定的途径和技术手段获得 相关数据。因此,本文以经济增长因素为的相关指标为解释变量,从不同角度对新疆区域经济差异的影响因素进行实证分析(参见表 1)。

如表 1 所示,制度因素主要由四个指标来衡量:财政收入用来反映国民生产总值的初次分配状况,主要是对分配制度进行考察;

第三产业产值用来反映市场经济的发展程度,主要是对市场制度的考察;国有工业产值主要反映的是国有成分对工业经济的影响状况, 可以从侧面反映某一地区产权制度状况;外贸进出口总额衡量的是某一地区经济发展的外向度,主要是针对对外开放制度的考察。产 业结构、人力资本和资本因素则主要由地区工业总产值、地区劳动数量和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来反映。

受指标数据可得性和连续性的影响,本文所选数据的时间跨度为 1997-2010 年,其主要来源是 1998-2010 年新疆统计年鉴。对于 新疆 15 地州市缺失数据,本文主要采用插值法和推算法进行数据补充,以确保数据的连续性及实证研究的顺利展开。

三、模型建立及数据分析

面板数据,即 Panel Data,是截面数据与时间序列数据综合起来的一种数据类型,它是把时间序列沿空间方向扩展或把截面数据 沿时间方向扩展而成的二维结构的数据集合。Panel Data 既能反映某一时期各个个体数据的规律,也能描述每个个体随时间变化的规 律,集合了时间序列和截面数据的共同优点,从而有效解决了遗漏变量和个体异质性问题,因而能够提供更多的信息、更多的变化、 更少共线性、更多的自由度和更高的估计效率。

鉴于面板数据模型是众多优点,本文将以地区生产总值为被解释变量,以财政收入、第三产业产值、国有工业产值、外贸进出口 总额、工业总产值、劳动力数量和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为解释变量,构造面板数据模型,模型的回归方程为:

(1) 其中,变量下标 i 代表新疆各地州市,μ it 下标 t 代表不同的年份,随机误差项 uit 满足零均值、同方差的相互独立分布。

如式(1)所示,本文采用的面板数据模型包含了指标、时间和个体三个方面的信息,因此在进行面板数据分析时,应首先设定正确 的模型形式,为此,应构造 F 统计量(也被称作冗余固定效应检验):

其中,S1、S2 分别表示混合模型和固定效应模型的残差*方和。N 为截面个体,K 为解释变量个数,T 为时期数。如果 F 大于临界 值,则应选择固定效应模型,反之则要接受混合模型。固定效应模型又分为个体效应模型和个体随机模型,对此应进行 Hausman 检验, 其统计量为:

其中, 和

分别个体固定效应模型的估计系数和标准差, 和

分别个体随机效应模型的估计系数和标准差,k 为解释变量个

数。如果。如果 H 大于临界值,则应选择个体固定效应模型,反之则要接受个体随机效应模型。

四、实证结果及分析

本文对新疆 15 地、州、市的总体数据和南疆和北疆地区数据的所有回归模型分别进行了 Hausman 检验和冗余检验,结果均支持固 定效应模型而拒绝随即效应模型,因此,本文给出的是固定效应模型的分析结果,参见表 2。

根据表 2 的分析结果,本文就各个变量对新疆整体及南疆和北疆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进行比较分析。

1.从整体上看,本文所选的制度因素、产业结构因素、劳动力因素和投资因素对新疆整体和南北疆经济增长均具有较强的解释力, 调整后的可绝系数均在 0.99 以上,表明本文设立的计量经济模型对新疆区域经济增长情况具有较高的估计效率,能够在总体上反映出

各个因素对新疆区域经济增长的作用状况。

2.财政收入对南疆地区经济增长具有显著的正向效应,对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经济增长具有负向作用,但不显著。造成这种差异 的主要原因在于南疆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民间资本匮乏,经济发展所需的道路、通讯等基础设施大部分公共物品只能依靠政府投 入解决,加之南疆地区还处于依靠物质资本推动经济发展的阶段,因此其政府财政收入越多,财政支出对经济发展的作用水*就越明 显。相对于南疆地区而言,财政收入对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具有一定的负向效应,表明北疆地区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更加注 重经济发展成果分配的公*度,在国民生产总值的初次分配格局中,政府所占比重过大会抑制其他经济主体参与经济建设的积极性, 从而阻碍地区经济的增长与发展。

财政收入对新疆整体和南北疆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同作用形式看似矛盾,实际上却是新疆地区经济发展不*衡的重要体现。De Long 和 Shleifer 指出,在完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度越低,经济活动者所遵守的规则越透明,就越能促进经济发展。 但是由于中国正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阶段,这种完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假设可能并不适合中国。此外,地方政府官员处于 政绩考虑,迫切想用政府干预手段保持地区经济的增长,因此,政府干预度越高,反而越有利于经济的发展。

表 1:新疆区域经济差异影响因素量化指标体系

影响因素 制度因素

产业结构 人力资本 资本因素

量化指标 财政收入 第三产业产值 国有工业产值 外贸进出口总额 地区工业产值 地区劳动力数量 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考察对象 分配制度 市场经济发展程度 产权制度 对外开放制度 工业发展水* 地区劳动力数量 地区资本数量

表 2:新疆区域经济差异影响因素的分析结果 项目 常数 (constant) 财政收入 (finance) 第三产业产值 (market) 国有工业产值 (national) 进出口总值 (trade) 工业生产总值 新疆 -0.0414 (-0.02) -0.459 (-1.64) 0.932*** (14.32) -0.147*** (-717) 0.141*** (3.69) *** 1.19 南疆 -10.35*** (-6.63) 1.025*** (5.19) 1140*** 11.69) 0.0339 (0.69) 0.215 (1.31) *** 0.918 北疆 5.447 (1.56) -0.835 (-1.76) 1.033*** (11.97) -0.106*** (-3.73) 0.148** (2.74) *** 1.161

(industry) 劳动力 (labor)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 (invest) F R2 Ad-R2

(24.09) 0 .501*** (12.11) 0.311*** (5.50) 2481.97 0.9900 0.9918

(14.17) 0.376*** (11.86) 0.376*** (7.58) 2775.66 0.9945 0.9964

(16.27) 0.501*** (6.90) 0.161 (1.83) 1546.33 0.9929 0.9923

注:表中各变量系数下面括号内的值为 t 统计量、***、**和*分别表示在 1%、5%和 10%的水*上显著,没有标注的表示变量不显 著.表中数据由 stata 软件计算得出。

3.第三产业产值对新疆整体和南北疆经济增长均具有显著的正向带动作用,并且第三产业对南疆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大于新疆整 体和北疆地区,表明南疆地区第三产业的发展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其经济市场化进程有所加快。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南疆地区第三产 业的发展并不是建立在合理的产业演进的基础之上,而是其民族风俗和传统*惯的自然结果。从南疆地区第三产业的内部结构来看, 传统的交通运输和商品零售业仍是其第三产业的主体,产品附加值较低,金融、物流、仓储等新兴第三产业发展严重滞后。因此,虽 然在数量上南疆地区第三产业发展对其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带动作用,但在产业发展的质量上,南疆地区仍与北疆地区存在较大差距。

4.国有工业产值对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经济增长具有显著的负向作用,对南疆地区经济增长却有着正向带动作用,但不显著。这

说明在产权制度方面,以国有经济成分为主导的国有工业对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经济发展起着一定的阻碍作用,因此从整体上来看, 新疆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体制环境仍需进一步改善,产权制度建设应需进一步加强。对南疆地区而言,国有经济发展对其经济增长的 带动作用只是其经济发展现阶段的特有现象,即支撑南疆工业经济和国民经济发展的南疆油气、矿产资源开发为国有经济所垄断,并 在短期内对当地经济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但是随着资源开发数量的加快和其他市场经济利益主体的经济诉求动机的增强,以国有工 业经济带动的经济发展模式终归会遇到瓶颈,从而成为地区经济发展的限制性因素。

5.进出口总值对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经济增长具有显著的正向带动作用,对南疆地区经济增长的带动左右不明显。这主要与南北 疆之间巨大的区位条件差异有关。北疆地区不仅拥有较为发达的公路交通和航空港,而且拥有新疆经济发展最为重要的大动脉——第 二亚欧大陆桥铁路,加之众多的边贸口岸,其发展对外贸易的基础极为良好。而南疆地区由于地理位置偏僻、交通基础设施落后、经 济发展水*不高等原因,其对外贸易对经济发展的拉动左右并不明显。

6.工业总产值对新疆整体及南疆和北疆地区经济增长均有显著的正向拉动效应,反映出工业经济在新疆区域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 用。但从系数对比来看,新疆整体的工业经济产出弹性最大,其次为北疆地区,再次为南疆地区,这表明相对于北疆地区而言,南疆 工业经济对其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相对不足。这主要是由于现代工业、尤其是重工业的建立要求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从而能够形成 规模效应,降低单个企业运行的隐性成本。而相对于北疆地区而言,南疆地区位置较为偏僻、人口密度小,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与产

出比例失衡,导致南疆地区缺乏像北疆那样较为良好的基础设施,难以形成工业企业发展的集群效应,从而导致其工业经济发展的不 足。

7.劳动力数量对新疆整体及南疆和北疆地区经济增长均有显著的正向拉动效应,其中,劳动力数量每增加 1%,就会分别带动新疆 整体、北疆地区和南疆地区国内生产总值增加 0.501、0.501 和 0.376 个百分点,这从侧面反映了提高居民就业率,扩大劳动力规模对 新疆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促进作用。但从数值对比来看,南疆地区劳动力产出弹性小于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表明南疆地区劳动力数 量对地区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相对不足。

8.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对新疆整体和南疆地区经济增长均具有正向的显著作用,对北疆地区经济增长也具有正向带动作用,但不 显著。其中南疆地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产出弹性最高,其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就会带动地区经济增长 0.376 个 百分点,其次分别是新疆整体和北疆地区。造成这种差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南北疆地区经济发展水*所致,南疆地区经济发展仍处于 以物质资本投入为主要推动力量的阶段,对物质资本的需求和敏感性均较高,而北疆地区基础设施较为完善,其经济发展已由物质资 本推动转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带动阶段,因此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加虽然对其经济发展也具有带动作用,但不明显。

参考文献:

[1]赵理想.制度因素对区域经济差异影响的实证分析[J].云南财经大学学报,2007(2):12-16

[2]刘超,夏晓华.产业结构差异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J].学*与探索,2010(6).

[3]汤华然,邱冬阳,张云龙.人力资本不*等与区域间经济差异[J].重庆社会科学,2010(4).

[4]郭金龙,王宏伟.中国区域间资本流动与区域经济差距研究[J].管理世界,2003(7).

[5]何兴强,王利霞.中国 FDI 区位分布的空间效应研究[J].经济研究,2008(11).

[6]温涛,董文杰.财政金融支农政策的总体效应与时空差异[J].农业技术经济,2011(1).

[7]靳涛.揭示“制度与经济增长关系之谜”的一个研究视角[J].经济学家,2007(5).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