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比较“安提戈涅”与“窦娥冤”悲剧性的异同

发布时间:

比较“安提戈涅” 比较“安提戈涅”与“窦娥冤”悲剧性的异同 窦娥冤”
首先我想要论述的一个问题是关于解读戏剧作品的态度或者说方法的问题。 虽然说一千个读者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但是我认为只有当我们读那种纯戏 剧的文学作品时才能这么解读。 我们读者作为不同的个体,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有着不同的主张思想,自 然站在不同的立场思考问题,但是我想说的是解读戏剧,我们更多的应该是去剖 析作者的思想,去了解他的理念,因此我们在读书的时候,通读全文自然是必须 的, 但在分析那些情节时, 不要太过苛求, 作者也不是全能的, 不可能面面俱到, 更不能带有强烈的自身代入感去解读文章, 把自己带入, 容易加入自己主观臆断。 而我们真正带入的是作者的人生经历、理想抱负、政治主张,这样才能知道作者 所要表达的、想要说明的。我们应该是更多的用文中细节往作者的主张靠拢,如 果架空文章的时代背景以及作者的人生经历来“猜”主旨是没有意义的。 就这次的两篇文章来看,安提戈涅的作者索福克勒斯作为温和民主派,他的 作品反映了雅典民主政治全盛期的思想,他主张民主精神,反对僭主专制,歌颂 英雄人物,重视人的才能。克里翁就是一个僭主的形象,是一个只在乎城邦的安 全,其本质是只关注自身统治的巩固的野心家。我们现在明确的知道当时希腊的 内战,是以民主派的伯利克里斯获胜告终,所以但是的时代风尚是赞扬雅典过去 英雄们给后人留下一个自由的城邦,鼓吹民主精神,索福克勒斯抓住这个时代风 尚,才能多次获奖,他的悲剧才能在上万人面前演出,一切都是因为当时的时代 需要这种作品。 伯利克里斯重建被波斯人烧毁了的雅典城,重修神殿及各种建筑,他的用意 是要使雅典成为希腊的文化中心,加强它的政治威望。索福克勒斯歌颂了英雄时 代的人, 赞扬安提戈涅的勇敢反抗精神, 文中的安提戈涅意志坚定, 拼死捍卫 “神 律”——坚持自己埋葬亲人的权力,这种激烈、毫不动摇地反对独断专行的克瑞 恩,因为安提戈涅之死使克瑞翁受到惩罚,证明了安提戈涅行为的正确性,作者 歌颂她的勇敢反抗精神,借以宣扬民主思想;批判代表贵族的寡头派,用悲剧来 影射像迫害俄狄浦斯和他的女儿们的克瑞翁,在剧中给以他们丑恶的面孔,让他 们以悲剧收场,这是对僭主的批判,也揭示了僭主们必将惨淡收场。这种破旧立 新,也就等于歌颂了自己时代的雅典人的蓬勃的创造精神,批判了被打倒的僭主 们的独断统治,歌颂新的民主思想的伟大。 我想正是因为安提戈涅背后强的舆论导向作用,巩固了新政权的统治,才使 得索福克勒斯得以仅凭一部悲剧,就得以成为当时的“十将军” 。至于那些以自 然法、家庭伦理、女权主义来解读,我自认为是有些失之偏颇了。 关于窦娥冤, 读这篇文章, 我们应该先看看关汉卿这个人, 处于元初的时代, 作为一个儒士,一个失去了古时文人科举这条路的唯一出路,元代是外族中原统 治的一个失败范本。它沿袭了封建主义的国家建制,但是却没有废除奴隶制的残 规陋*。当时的阶级划分,蒙古人、色目人、北汉人(金人女真族) 、南汉人(实 际意义上的汉人) ,也就是说当汉人是最低等的人,客观上来看,元朝是几千年 封建时期过后,一个奴隶制王朝的短暂复辟。对汉人的过分盘剥(一个汉人的价 值等同于一头牛)加上各种苛捐杂税,势必引发激烈的民族冲突。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诞生了关汉卿这么一位元杂剧的大家,他的窦娥冤也 必然是以批判元朝腐朽的民族统治,揭露了官场的黑暗,再现了农民水深火热的

生存环境为主旨。关汉卿的人生映衬着浓郁的时代背景,他必须承担起宣扬反抗 精神的历史重任。 然后,关于安提戈涅与窦娥冤的悲剧性异同,我想谈一下几点。 这里不得不谈到的就是女性角色在类似于安提戈涅、 窦娥冤这些作品中强烈 的表现力,我们不经思考,为什么无论是古希腊还是元初女人都是绝对的没有社 会地位,是依附于男人而存在的,那么当时的作家为什么要选用女性角色来表现 他们的主题呢? 大概有两种解释,或许正因为没地位,更能突出批判控诉社会的情感反映社 会情感,由于女性的社会地位低下,所以更适合倾诉,更能突出批判控诉社会的 情感 ;同时另一方面可能是同情女性,表现女性意识。相对来说我比较倾向于 前者的观点。一方面她们作为弱势群体,代表了当时被压迫的一方,能够更容易 的激起读者的共鸣, 同时她们共同的一点就是她们不同于一般女性的强烈的反抗 精神。安提戈涅是坚持宗教法或者是说神律的决定崇高,同时她对于家庭亲情也 有着自己的一份执着;同样的,窦娥作为儒家礼教的维护者,坚持“五服”礼法, 维护封建礼法,强烈地反对种族奴役。 虽然她们强烈的反抗命运,在这种态度上做得比男人还男人,但是无法否认 的是她们毕竟是女性,作者这种对女性命运、女性权利的关注,虽非他们主要想 表达的政治理念,但是也彰显了一种女性意识觉醒的投影。 另外,安提戈涅代表的正义与窦娥代表的正义不是一种正义。 或许我这句话很绕口,但是我想先表达的是,窦娥她本身是完全没错的,她 是被迫害、被冤枉的,他是奴隶制的残留陋*下的牺牲品,她的正义是绝对的, 他反抗的元朝统治者是绝对的邪恶;但是安提戈涅她的正义则是有待商榷的,至 少现在还没一个定论,她的正义是代表神的意志,代表着神律的绝对权威性,以 及对家庭亲情的热爱,这是一种对于人权的追求,与他对立的克瑞翁是国家利益 的代言人,我们不否认他强权背后的个人统治利益,但克瑞翁确实是在捍卫城邦 的利益,他禁止埋葬敌人,不让敌人得以救赎,他这样做也是一种杀一儆百的做 法,同时他以此来惩罚背叛城邦的叛徒波吕涅克斯,波吕涅克斯勾结外族,反叛 城邦,这种叛徒行为在城邦利益面前是不能容忍的,所以我认为他这样做也是一 种杀一儆百的做法,我认为面对安提戈涅与克瑞翁的对峙,我们应该不要纠结于 法律上的对错,我们应该批判的是克瑞翁的独断专行,他这种完全的中央集权, 以个人为中心的寡头派毫无民主观念的僭主做法, 应该肯定的是安提戈涅相应的 反抗独裁的勇敢精神。 当然安提戈涅与窦娥冤创作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文化背景,由不同的作家 写作而成,不同的意识形态下写成的作品自然不同。




友情链接: